我的位置: 菜鳥集運自提櫃 > 政能量 > 正文

野生動物保護下的“民間力量”:成為“護而不擾”的捍衞者

  正在野外拍攝的孫曉宏

  央視網消息 (記者 王莉莉)從北方到南方。

  從全國各地來到雲南德宏。

  他們的身份是自然生態攝影師,他們有一個共同的目標:來到中國犀鳥谷拍攝野生鳥類,引起更多人關於鳥類保護的“共鳴”。

  這個“動物王國”還有另外幾個名字——“活着的鳥類博物館”“動植物基因寶庫”。據瞭解,在德宏境內觀測、拍攝到的鳥類已達716種,接近全國鳥類種數的50%。

  7月的雲南德宏州正值雨季,距離雲南德宏州盈江縣70公里的高山上,隱藏着國家一級保護野生動物——犀鳥。在一片茂密的熱帶雨林深處,來自全國各地的COP15全媒體記者靜等了兩個多小時後,終於看到了補食回巢的雄性花冠皺盔犀鳥。

  跋山涉水,風餐露宿,與山林鳥獸為友,這是孫曉宏7年來的生活常態。每年,他有一半的時間在野外拍攝,他的足跡踏遍了雲南德宏的山山水水。

  孫曉宏有諸多身份,但他最喜歡的就是“自然生態攝影師”。作為中國野生動植物資源最豐富的省份,孫曉宏初識犀鳥是7年前的事,在朋友的推薦下他來到了盈江縣,花了兩週的時間,蹲守在林間,數萬次按下快門,一組“雙角犀鳥”的影像裝進了鏡頭。

  至此,作為種羣數量稀少、中國最為罕見的鳥類之一,中國犀鳥谷發現犀鳥繁殖的消息震驚海內外,並第一次通過影像記錄對外公佈。

  犀鳥為何如此珍貴?

  孫曉宏説,歷史上我國南部一些地區曾頻繁地看到犀鳥,但近十年來一度面臨絕跡的困境。犀鳥因終身“一夫一妻”的忠貞而得名,像雙角犀鳥、花冠皺盔犀鳥等犀鳥種類,目前在中國只有在盈江才有穩定的繁殖點。

  拍鳥不僅需要足夠的耐心和毅力,還要懂得天氣、懂得鳥的習性。就這樣,在長達7年的跟拍時間裏,他拍到了很多國家一級保護野生動物。隨着圖片通過各種渠道的發佈,越來越多的人知道了盈江,知道了犀鳥。

  像孫曉宏這樣的人還有很多很多,他們雖非專業出身,但憑着一份熱愛,成為野生動物保護方面的行家。

  鄭山河,雖然是一名中學語文老師,卻成為了菲氏葉猴全國最大種羣的發現者。

  班鼎盈,曾經是電視台記者,現在是雲南盈江縣觀鳥協會會長。採訪中他表示,犀鳥作為大型鳥類和熱帶雨林裏的旗艦物種,可以成為生態環境是否健康的衡量標準,只要有犀鳥繁衍生息的地方生態環境一定是保護得很好的。

  此外,隨着政府保護力度的加強,盈江縣除了犀鳥外,還記錄到河燕鷗、灰孔雀雉、雲豹、灰腹角雉等國家一級保護野生動物42種。

  不得不提的是,近年來,全社會保護意識不斷增強,越來越多的民間力量參與保護野生動物行列。孫曉宏説,現在,時常等候拍攝的生態攝影師已經成為中國犀鳥谷家園的“捍衞者”,讓影像成為溝通的橋樑,護而不擾。此外,不管走到哪裏,他們都會向攝影愛好者、當地的百姓宣傳保護鳥類,每每發現破壞行為,他們會第一時間向政府部門舉報。

  當地官員表示,依託豐富的鳥類資源,採取“政府+協會+合作社”的模式,建設觀鳥特色村寨、規範鳥類監測點、規定生態休養期、開展鳥類跨國聯合保護,舉辦“國際觀鳥節”,在全縣形成“觀鳥旅遊”大環境。鼓勵羣眾到鳥類監測點當志願者,從事餐飲、住宿等服務,當“鳥導”、吃“鳥飯”、賺“鳥錢”。